您好!阿里巴巴代运营
--阿里巴巴代运营

大量卖家逃离亚马逊,亚马逊在巴西放手一搏

今年以来,大批量亚马逊卖家纷纷涌向沃尔玛、速卖通以及Shopify的消息从未间断,外界多多少少会对卖家以及亚马逊平台本身的生存现状心生几分忧虑。


眼下,亚马逊重新将目光投向巴西,试图力挽狂澜?


实际上,亚马逊布局巴西市场已有五年,但一直发展得不温不火。相比欧美市场,巴西市场像极了亚马逊的“备胎”,过往投入力度不大不小。


在大批中国卖家逃离亚马逊的窘境下,亚马逊的新举动更像是要在巴西“拉拢”或拾获一波卖家。一季度以来,亚马逊高频强调要恢复零售业务的盈利能力,若以巴西为破点之一又有多大胜算?


一、打好根基,盯上巴西卖家


近日,亚马逊巴西站宣布推出一项名为“Indique e Ganhe”的卖家推荐计划,为卖家推荐人提供报酬,同时吸引更多新买家入驻其平台。


通过该计划,卖家推荐人最高可获得200雷亚尔的报酬。同时,经过卖家推荐,并且成功在亚马逊上销售的新卖家最多可获得100雷亚尔的奖励。


很明显,亚马逊巴西希望通过奖金激励的形式吸引更多的卖家加入其中,使平台卖家数量达到一个规模化的增长的同时,平台的整体销售业绩也有一个量的增长。


不少平台都会有新人激励计划,亚马逊巴西站仅是靠一个推荐金吸引,吸引力固然还不够。作为鼓励新卖家入驻平台的激励计划之一,亚马逊还宣布扩大在巴西的物流网络,为卖家减少配送成本。


具体包括三个措施:亚马逊FBA服务由巴西圣保罗州扩展至巴拉那州和里约热内卢;Delivery by Amazon(DBA)送货服务扩展至巴拉那等11个地区;亚马逊国际销售计划开始面向更多卖家,只要产品符合美国的要求和认证就可以进行跨境销售。


据了解,早前,亚马逊巴西站一直依赖第三方物流供应商运送产品。


直到去年,亚马逊意识到要加强自己的物流配送服务,将巴西的物流中心数量由五个增至八个,并开始在巴西启动FBA计划,卖家的产品由亚马逊负责拣选、包装以及配送。


同年7月,亚马逊表示有意愿收购巴西邮政Correios,以提升其在巴西的配送服务能力。此前,巴西众议院投票决定将于2022年3月拍卖巴西邮政Correios100%的股权。


自去年8月在巴西50个城市为Prime会员推出免费一日达服务,今年4月份,亚马逊再次强调将加强其在巴西的物流网络,尽可能让所有商品都能在两天内完成交付。


今年4月开始,亚马逊在巴西100多个城市为Prime用户免费提供次日达配送服务,1000多个城市提供两日达配送服务,并将当日达配送服务从巴西首都圣保罗扩大到新的5个城市。


在完善电商闭环上,去年12月,亚马逊巴西站开始支持巴西中央银行的即时支付平台Pix。据了解,Americanas和Submarino、Mercado Livre,速卖通等竞争对手早已支持Pix支付系统,其中,速卖通是首个支持该系统的国际电商平台。


此前,Amazon Web Services也已经在巴西开展业务,并在2020年宣布在巴西圣保罗投资10亿雷亚尔(合1.95亿美元)建设数据中心,并于今年2月与巴西航天局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尽管2017年以电子书业务切入了巴西市场,但直到2021年亚马逊才开始在巴西打根基。


二、卖家逃离,业绩承压


2021年的亚马逊封号余震至今未消退,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亚马逊平台的卖家规模。


根据Marketplace Pulse数据,亚马逊平台上中国卖家销售的占比已经从2020年底的48%降至2022年5月的42%。在大量中国卖家逃离亚马逊的情况下,沃尔玛预估其2022年将迎来4万名新卖家入驻。


无独有偶,近期有消息称已有超过500家亚马逊卖家准备入驻全球速卖通平台。


除了封号余震的影响之外,卖家逃离亚马逊恐不止因被封号那么简单。


第三方卖家的零售量占亚马逊零售总量的一半以上,而这些卖家近两年背负亚马逊只增不降的广告费、FBA费用等重担,不得已另寻谋生之路。


因此,当亚马逊遭到了卖家的排挤的一面出现在眼前,外界不会有太多的讶异。


比如,亚马逊全球销售合作伙伴服务副总裁梅塔(Dharmesh Mehta)近期鼓励商家联系当地参议员反对《美国创新与选择在线法案》的立法,却遭到不少卖家的反对。


近年来亚马逊还因深陷垄断风波,赔了不少钱,一定程度上加重了其运营成本。


与此同时,受种种因素影响,亚马逊还承受着巨大的业绩压力。


扣除广告业务的盈利,2021第四季度亚马逊零售亏损18亿美元,年度亏损高达248亿美元,是六年多来的最高亏损。今年一季度,亚马逊经历了2015年来的首次季度亏损,电商销售额同比下降3%。


业绩承压之下,亚马逊高层频频强调在努力降低成本并提高盈利能力,试图稳住“民心”。尽管如此,不少股东对亚马逊内部的一些战略计划感到不安,并抵制过度开支。


就在上周,亚马逊股东勉强通过了公司高管薪酬计划,但仅有56%的股东投票批准了薪酬方案,远低于去年的81%,说明这部分股东担心这笔大额支出会影响到公司未来的整体运营。


除此之外,亚马逊全球消费者首席执行官克拉克将于7月1日辞职,正好是Prime Day即将启动的时间,“二把手”这时候卸任无疑将亚马逊推上火坑口。


但这个时间点,亚马逊在巴西启航,莫不是要在今年的Prime Day大展身手?毕竟目前正处于活动准备期,新卖家入驻正好可以赶上首发车。


就此来看,亚马逊还是有机会靠新血液,借助Prime Day提升平台业绩。


三、群雄环伺,外患起伏


亚马逊有内忧,也有外患。


巴西作为拉丁美洲最大的电子商务市场,Statista数据显示,2020年巴西的电商销售额增长了68%。目前巴西的电商销售额还在上涨,预计2022年巴西的电商销售额将比2019年增加132%。


其中,亚马逊巴西每月点击量为9700万,仅次于Mercado Livre、Americanas,是第三大巴西人访问量的电商平台。


然而,不仅拉美电商巨头Mercado Livre、Americanas占据了主要的巴西市场份额,亚马逊同时还面临Shopee、SHEIN等挑战。


前不久高盛发布的报告显示,在2019年进入巴西市场以后,仅在两年后Shopee在巴西电商市场的份额就占到了5%,到今年年底该份额可能会达到更高。


数据显示,Shopee去年注册的巴西本地卖家数量增长了600%,巴西本土卖家数量超过100万。


在巴西市场,2021年Shopee的下载量远超其他竞争对手,包括巴西电商领导者MercadoLibre。今年第一季度,Shopee继续保持了这个优势。


目前,Shopee正在扩大巴西站点的业务规模。高盛指出,2022年,Shopee在巴西及拉美其他市场的投资或将达到15亿美元。

同样是在2019年布局巴西市场,SHEIN赚了近4亿美金,目前也已按部就班地开展市场扩张计划,包括在巴西建立了分公司,并雇佣员工进行本地化探索,譬如上线了巴西本地支付PIX和BOLETOS。


有意思的是,SHEIN聘请Shopee前董事担任巴西业务总经理。


对于亚马逊而言,巴西市场这块蛋糕不是那么容易抢食。


以上就是小编整理的关于大量卖家逃离亚马逊,亚马逊在巴西放手一搏的全部内容,如果你对大量卖家逃离亚马逊,亚马逊在巴西放手一搏有其他看法,欢迎给小编留言
【文章网址】 https://www.pulae.com/a/29226.html
【版权声明】 图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侵权必删
热门标签
联系我们

扫一扫加微信

CopyRight © 云创电商运营 鲁ICP备16045532号-2